Save My Time, Save My Life —— Link Bubble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是一个重度 Twitter 和 Google+ 用户, 而且更经常在手机上使用这两个客户端, 你可能会遇到一个问题: 当你打开一个来自 tweet/post 的链接时, 你不得不从 Twitter/G+ 客户端跳转到 Chrome/你的默认浏览器, 等网页加载完, 看文章, 然后再跳回客户端. 有时候更讨厌的是, 由于经过了短链接处理 (Twitter/bit.ly/goo.gl), 一个原本应该在 YouTube 里打开的链接依然强迫你跳转到 Chrome, 等 Chrome 解析短链接, 然后再跳转到 YouTube… 这个过程既毫无意义又让人烦躁, 而且最重要的是, 它让你花了很多完全没必要的时间在等待上.

那么, 问题就摆在这里, 有什么解决方案么?

今天, 我可以给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那就是 Link Bubble.

应用截图

2014-03-21 00.48.02_framed 2014-03-21 03.25.15_framed

打开应用就会进入 Link Bubble 的主界面. 在主界面上你会看到一个简明扼要的统计 —— Link Bubble 已经替你节省了总共多少时间/每个链接节省了多少时间. 点击下方历史按钮即可以查看所有用 Link Bubble 打开的链接, 可以重新打开, 在浏览器中打开, 复制/分享链接或者清空历史记录.

2014-03-21 03.11.30_framed 2014-03-21 00.37.29_framed

 而 Link Bubble 真正的强大之处就是在于它能够省却大量的等待时间. 比如我在 Google+ 中点击了来自 Designmodo 的一个链接, 这时, Link Bubble 自动接管了链接 (需要在第一次使用时设置 Link Bubble 为地址的默认打开方式), 在屏幕边缘出现一个小提示环, 开始载入链接. 这是你可以继续浏览你的时间线而不必去在意那个链接的载入进度. 等到链接载入完毕之后, Link Bubble 便会自动以迷你浏览器的形式弹出, 让你查看链接的内容. 当你浏览完链接中的内容之后, 你可以直接从分享按钮中把这个链接分享给其他应用, 或者简单的按下 Back 键回到原先的应用中继续浏览时间线.

2014-03-21 03.11.52_framed 2014-03-21 03.28.37_framed

Link Bubble 还提供了方便的快速处理链接的功能. 你可以为它设置两个快速操作 (我选择的是添加到 Pocket 和通过 PushBullet 推送).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适合稍后阅读, 你可以直接按住这个小圆球, 往左上角 Pocket 图标拖动, 然后, 这篇文章就会直接进入 Pocket 的阅读列表. 同理你也可以把 Twidere 设置在右上角, 这样你就可以快速的分享一篇文章到推上. Link Bubble 还支持同时加载多个页面, 你可以不必担心原先预载的页面被后来的页面覆盖掉.

Link Bubble 的另一强大之处就是它可以省去短链接在 Chrome 等其他浏览器中解析这一烦人的步骤. 如果你的手机上已经安装了支持原链接的应用, Link Bubble 便能替你省去解析链接 —— 跳转这一步, 在后台解析链接, 解析完了之后直接打开应用, 十分便利.

2014-03-21 03.17.48_framed 2014-03-21 01.14.55_framed

在设置里你可以调整何时自动弹出载入完的页面, 快速操作的应用和默认打开某些链接的应用, 也可以选择以隐身模式打开链接. 另外, Link Bubble 调用的是 Android WebView.

关于应用

Link Bubble 的构思令人拍案叫绝, 这个应用确实是可以节省大量消耗在等待载入上的时间, 让 Twitter/Google+/RSS 等浏览体验更上一层楼. 但是目前在这个版本里有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 WebView 在手机上的性能实在是有些着急, 开两个网页往往就会显得很卡. 不过 Romain Guy 已经给出了改进意见, 相信在下个版本中性能就会有所改善.

实际上在短短的试用中, 我觉得 Link Bubble 简直就是为了优化社交应用体验而生的. 以往我们在社交应用中看到链接的时候, 难免要进入链接 —— 这个时候一般是进入一个新的应用/全新的界面 (应用内置浏览器), 等待载入, 看完之后再返回时间线. 这样可以说很大程度上破坏了社交网络时间轴的线性结构 (进入新应用/新界面时对线性结构, 其中的跳转/等待时间产生了分叉). 而 Link Bubble 可以让这个分叉依附在时间轴上, 不会给用户的浏览加入跳转/等待时间, 保持了线性结构的完整性, 优化了阅读体验, 是社交网络应用非常棒的”补丁”.

另外我觉得, 如果能让 Link Bubble 自动用 Instapaper 处理链接, 会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Chris Lacy 是何许人也?

也许你早已听过 Chris Lacy 的鼎鼎大名. 或许你并不熟悉这个名字, 但是你用过 Action Launcher —— 一款对手势的利用有着独到见解的启动器, 或者你正在用 Tweet Lanes —— 一款思路新颖, 便于发推和快速互动的 Twitter 客户端 —— 刷推. 这两个应用都是 Chris Lacy 的手笔, 在用户中好评度极高.

Chris Lacy 确实是个非常有创意的开发者, 他来自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 2010 年之前在一家游戏公司 Krome Stuidios 工作. 他于 2010 年离开 Krome Studios 并创建了一个不怎么为人所知的应用工作室 Digital Ashes, 而这个工作室在 2012 解散了. 之后, 他就靠着 Action Launcher Pro 维持生计. Link Bubble Pro 版本售价高达$4.99, Chris 也在 Google+ 上发了一篇文章说明状况:

我不是那些资产过亿的公司比如 Google Facebook, 我不会用免费的服务来换取你们的数据以便于在广告上回本, 我也不在一家获得了百万风头的公司上班.

就像你一样, 我得养家糊口, 我有家人, 要换贷款, 要吃饭, 要做各种各样现实生活中你们在做的事情. 写应用发布到 Play Store 上赚钱是我的全职工作.

我很早就决定要以这个价格发布 Link Bubble 了. 这和我给应用申请的专利没关系. 我不会把在申请专利上花的钱转嫁到用户身上.

我并不是一个在收容所面前乞讨的流浪汉. 我的目的是要做出那些让已经用着好手机的人们乐于使用甚至乐于购买的应用.

我觉得 Link Bubble 是一个 Google/Facebook 级别的大创新, 我觉得 Link Bubble 会很大程度的提升 Android 设备的使用体验, 而且提升得比我见过的任何应用都要多, 它会每天替你省下几分钟的时间. 难道这些东西连 $5 都不值得吗? (而且别忘了, 我也不会搜集你的使用习惯和数据拿去做广告/卖钱)

Link Bubble 有免费版. 等你觉得你需要高级版的功能的时候再花钱.

说句老实话吧, 我觉得 Link Bubble 的价值远远不止这么可怜的五刀, 很多桌面上的生产力工具都会漫天要价, 二十刀都是信手拈来, 我定个五刀已经是为了照顾很多人的感情了. (NovaDNG: 我想到了某神器 OmniFocus…)

我依然认为买一个好应用是一件性价比非常高的事儿.

高级版不会降价.

当你买了我的应用时, 你支持了我的工作以便我能够让现有的应用更完善, 或者开发新的应用.

作为自己应用的用户 我无比赞同并且建议你好好看看想想下面那条推里的那句话.

Screen Shot 2014-03-21 at 9.46.46 AM

(我觉得是时候从说”好棒的应用, 而且它是免费的诶!”转到说”好棒的应用 —— 但是招子放亮点, 他可是免费的.”了.)

对于那些支持我并且购买了高级版的用户, 我感谢你们. 对于那些认为五刀太贵的用户, 我也希望你能在使用免费版的时候感到开心, 然后意识到我在这个应用费尽心思的价值.

对于这个应用, 我最后送上一句评价: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下载地址: Play Store (Free)|Play Store (Pro) (需要和免费版一起安装)

Muzei —— 意外之念

这篇文章译自 Muzei 开发者, 我们的老朋友 Roman Nurik 在 Medium 上发布的一篇博客, 讲述了 Muzei 诞生的经历.

智能手机是非常能展现人们个性的私人物品. 所以我丝毫不为看到一大堆优秀的 Android 应用在 Play Store 的”个性化”分类下出没现而感到奇怪. 那些能够让你定制到牙齿的壁纸, 小部件, 第三方启动器和其他应用确实没有理由不流行.

1-KvVhFr5yEVQGHBmcbnpDMw让时间回到 2012 年下半年, 当我第一次在内部邮件 (嗯, 我在 Google 的 Android 部门工作) 中看到关于新的锁屏小部件这个概念时, 我第一时间就开始在自己的锁屏上玩起了时钟小部件. 除了一些基本的字体调整之外, 我还自己画了一个类比时钟. 当我意识到”这里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让我放下天气图标和数字”时, 正是我叫出”啊哈~”的瞬间 —— 这个想法对我而言有着重大意义, 毕竟我并不太经常仅仅是为了看看我出门要不要带伞而特地打开 Google Now.

与此同时, 我的同 (ji) 事 (you) Adam 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和我讨论这些玩意儿. 我们最后决定做一个”可接入”的锁屏插件, 一个我们能轻松的增删功能来满足自己需求的”仪表盘”.

于是, DashClock 就这么诞生了.

DashClock 与白色

在一两个星期的公司内部消化之后, 大家都觉得 DashClock 不仅仅适合锁屏, 放在主屏上也挺好使的. 这很简单, 只需要再添加一行代码就成了. 但是问题就这么来了: 就像其他的锁屏应用一样, DashClock 上所有的信息都是白色的. 在原生 Android 中, 锁屏背景会自动降低亮度以保证这些白色元素的可读性, 但是主屏幕是没有这样的保护的. 很多小伙伴都在用高对比度的风景图/独特的抽象画/他们最爱的家庭照做壁纸, 虽然这些图片很漂亮也很有意义, 但是他们并不能让你放在主屏幕上的东西更具有可读性. 更悲剧的是, 这种可读性不佳在 DashClock 这样的白色小部件上显得尤其严重.

于是我选择了在文字下方添加一个半透明黑色方块这样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问题解决了不是吗? 呃, 我并不这么觉得… 实际上, 我并不认为这样能算是解决了, 连接近都不算.

这可是 Android 啊老兄! 人们需要更多的选项, 需要让所有的东西都尽在掌握! 就在加入了黑色方块背景之后, 一个同在 Google 工作的弟兄给我发了一封申请:

功能申请: 把前景色从白色换成 Holo 蓝色, Holo 红色等等, 或者黑色.

我接受了这个申请, 但是当我在 2012 年二月启动 DashClock 并且这个申请收到了 80 个以上的投票时, 我才加入了改变前景色为黑色这么个选项. 在缓和了最要紧的问题同时, 我也一直对这个解决方案感到不满. 这个鲠一直在我的喉咙里卡了非常久 —— 足足九个月啊我的老天 —— 而我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会思考这个问题.

回家的路

灵感来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它们完全有可能不请自来, 在最出人意料的时间现身.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坐在电脑前面盯着显示器等待好主意送上门来实在是无用功. 通常情况下, 这些东西只会在你出门跑步之类的时候不期而至.

不管怎么说, 我当时正快速行走在初冬的曼哈顿, 林肯中心区那寒风凛冽的路上, 双手绝望地在我的口外套口袋深处寻找温暖的庇护所, 目光飘忽地看着前方的路面, 脑海里充斥着关于如何对付高对比度壁纸和一些相关的破事儿. 是的, 埋头走路会让你错过很多东西 —— 别急, 往下读~

我想要用更优雅的方法来解决 DashClock 前景颜色这个令人讨厌的问题; 我坚持认为问题出在壁纸上, 而不是我这儿. 那么, 我该怎么处理好壁纸呢? —— 我应该如何改善 DashClock, 甚至是其他小部件和所有桌面元素的可读性?

就在那次散步中, 我回忆起了某日我在 Medium 上看到的一幅由精挑细选出来颜色渐变组成的抽象作品 (Design/UX 收藏的背景图). 这幅图对于主屏元素可读性来说是非常理想的, 但是并不是非常私人, 而且这会花上我巨量的时间精力来为每种情绪设计合适的调色组合. 我同样也想起了 Timely, 我最爱的应用之一, 有着一个非常棒的主题设计工具, 这个工具带来了非常好用的背景. 它没有边缘, 你也可以选择比较深的颜色来保证白色元素的可读性.

1-8YgFLavgs3wtDJD6EgHf7Q 我一回到家就立刻打开 Photoshop 画样图. 这些由径向和线性元素渐变组成的壁纸在主屏幕上看起来会怎么样呢? 我很快就意识到他们虽然看起来还不错, 但是有两个问题. 首先, 就像前面说的, 设计调色组合和渐变斜率实在是太花时间了. 其次, 更重要的是, 那些用家庭照和风光照做桌面的人该怎么办? 别忘了, 手机是非常私人的设备. 一堆颜色甩在主屏幕上并不是什么有趣的墙纸. 这很不魔法. 于是我放弃了.

 

回家的路, 终极版

第二天, 就在同一条回家的路上, 我打算四周看看, 试图捕捉到周围的环境中任何可能引来灵感的东西. 然后, 灵感便送上门了. 他就在那里 —— 问题的答案, 开心地在我每天回家的路上等着我.

(GIF 版本)

在百老汇和阿姆斯特丹之间的 65 号大街上, 有 20 个左右的这样的巨大的 LED 广告牌. 他们不断地循环播放各种林肯中心演出或事件的图片广告. 图片之间的切换效果非常丰富, 包括滑入滑出, 渐变淡入… 以及从模糊到清晰的渐变. Bazinga! 照片始于一片神秘的模糊, 而后渐渐伴随着文字信息而进入焦点. “就是我的主屏应该有的样子,” 我想. 模糊的壁纸依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传达原图的含义, 同时也消去了锐利而引人注目的边缘.

在你主屏上的模糊照片

我以百米赛跑的速度疾驰回家, 开始探索如何将这么个简单的技法应用到解决主屏壁纸问题上. 我可以直截了当的让你选一张图片, 然后让它模糊, 然后把输出的图片作为你的壁纸 (然后我就发现已经有不错的应用能做到这一点了). 我依然觉得有些不满意, 毕竟有些时候你还是希望能够清晰地看到你的孩子, 或者优美的自然风光.

何不试试动态壁纸? 自 Android 2.1 起, 应用就能够设置动态壁纸, 而这些动态壁纸甚至能响应触摸事件, 这样的话让照片暂时变清晰就不再是个问题了, 用个简单的双击手势就能轻松解决. 从技术层面上看, 这简直是完美的解决方案.

于是在 2013 年十一月的那个晚上, 我开始制作这款动态壁纸的概念原型图, 并且命名为”模糊测试”. 我很快就意识到了仅仅是模糊还远远不够, 于是便决定加入变暗的滤镜作为背景保护. 大概在 Android Studio 里码了几百行代码并且运行之后, 我的壁纸脱胎换骨.

博物馆与灵感

在我制作”模糊测试”的同时, 我也在想很多其他的东西: 我的灵感来自何方? 纽约市是一个巨大的灵感来源 —— 65 大道的街区和林肯中心堪称现代科技与建筑的集大成者. 纽约市同样以它传奇般的博物馆而闻名, 博物馆如 MoMA, 充满想象力的展品和精美的艺术品汗牛充栋. 不仅仅是这些作品本身充满了感染力, 艺术家和她的环境, 甚至是人类历史, 时间的流逝, 宇宙万物这样的更深层的概念, 带来了强烈的视觉与精神冲击. 

我意识到, 我真正想利用这个动态壁纸项目做到的, 并不仅仅是让用户的主屏幕变得好看一点儿, 而是给他们带去灵感. 就像去 MoMA 走一遭能带给我数不清的问题和想法, 这些在我们口袋中的科技产物是可以努力成就一个更崇高的目标的.

旅途之始

接下来就是长达四个月的制造 Muzei 的旅程, 而这段旅程则在 2014 年二月的紧张而令人满足的发布时达到高潮.

在这段四个月的开发中, 我了解到了牛逼的 WikiPaintings 计划, 泡到了我那完美的美术老师未婚妻 (顺便从海量的艺术品里挑选出了现在用着的这些画), 学到了更多我早就想学的关于 OpenGL ES 2.0 的知识, 加入了外部艺术品接口 (就像我在 DashClock 里做的一样), 在 Google 云平台上建立了一个小型的服务器端艺术品管理界面和图像伺服系统, 从 Google 的同事们那儿受到了巨量的反馈, 当然, 也经历了很多在排除问题和捉虫中度过的不眠之夜.

这段旅程和它的结果都让我受益匪浅. Kenton, 在伦敦的一位友人, 最近在 Google+ 上和我分享了这么一个帖子:

1-Br5oAdWXwMlAl3I8A71qoQ

“Muzei” 是俄语单词”музей“音译, 意味着”博物馆”, 而这正是 Muzei 最大的一个目标: 一个为你的 Android 主屏准备的, 活的博物馆. 它的另一个目标是希望能够在你的潜意识里植入一个”去访问一下离你最近的博物馆”的想法, 博物馆是一个你能继续受到来自世界和无数奇迹的启发的地方. Roman 桑大胜利~

回首

于是, 耶, 这毫无疑问是件关于想法是如何形成的, 有趣的事儿.  DashClock 是从一个将他引向美观的锁屏应用的新 API 中诞生的. 而 Muzei 则是从一个为了解决 DashClock 那苦逼的可见性产生的问题中成型的, 但是它却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它变成了一个通过开源与扩展性刺激开发者的途径. 它酿就了一件我用来纪念我在 Android 中喜爱的事物与我有幸居住的这个旖旎城市的纪念品. 但最重要的是, 它化作了一条通过我们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留下的优美的艺术品给人们带去灵感的路.